日本要求呼吸机企业增产 允许动物用呼吸机转为人用


上午11点多,我正在家里做饭,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打来的。对方直奔主题:武汉疫情紧急,请钟院士今天无论如何亲赴武汉一趟。

岁次庚子,新年伊始,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骤然而至。

一个小时后,回复电话来了:“我们经过充分讨论,还是要请钟院士务必今天赶到武汉。”

中午12:00,会议结束。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,边走边对我说:“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,今天必须赶到武汉。”

草草吃完中午饭,钟老师已经来不及收拾行李,到省卫健委参加会议。下午2:30,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,赶到了省卫健委,静候会议的结束。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,专家们警惕而又谨慎地进行各种筹谋。

“病毒可能通过污染的粪便及其气溶胶传播”是如何发现的?疫情的预测模型是怎样研发出来的?重症患者的治疗方案是如何研究出来的?对于疫情究竟发源于哪里,他是怎么看的?

纽约急诊室医生称口罩短缺 一个N95口罩要戴5天

罗伯特·艾格长期以来一直是娱乐和媒体行业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。2019年,这位迪士尼前CEO的收入为4750万美元(约合3.4亿元人民币),2018财年为6560万美元。作为艾格的继任者,包正博的基本薪酬是250万美元。另外他还有750万美元的年度绩效奖金和1500万美元的年度股权奖励。

我说:“今天去武汉的飞机票已经没有了,高铁连无座票都卖光了。”

下午5:30,我们抵达南站。车站里,人山人海,踏上归途的人们,满脸喜悦,几乎没有人戴口罩。欢乐的海洋里,又有多少人知晓已有暗礁深藏?